亲历托福考试现场,揭露作弊真相!

亲历托福考试现场,揭露作弊真相!

转自《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钱炜

    近日,一则关于托福考试作弊被抓的新闻刷爆了朋友圈。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方面以参与大学入学考试欺诈的罪名逮捕了四名中国公民。据波士顿联邦检察官称,就读于马萨诸塞州剑桥市霍尔特国际商学院的25岁的王悦(音译)代替三名中国学生参加托福考试。这三名学生是24岁的张世坤(音译)、21岁的黄乐毅(音译)和21岁的程晓萌(音译)。这三名学生利用欺诈的成绩,分别被美国西北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以及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录取。之前,他们因未能达到这些大学的最低分数线,向王悦支付了7000美元代考费。他们在被大学录取后,得到了美国国务院颁发的学生签证。

这四名学生被指控串谋欺骗美国政府。美国媒体表示,如果罪名成立,他们将被判处长达5年有期徒刑,3年监视居住以及25万美元的罚款,刑期服完后还将被遣返。

在感叹此事件带来的严重后果的同时,今天也分享给大家一条“旧闻”,2015年,《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钱炜亲历托福考试作弊过程,揭露托福代考的细节。

零花钱、压岁钱、书本费、报名费、参加活动的各种费用 从进入高中的第二年开始,赵晨宇(化名)不断地以各种名目从父母那儿要钱。得到的每一笔钱,都让他朝着父母为他制定的留学美国的目标逼近一步。

赵晨宇没有挥霍父母给他的钱,而是省吃俭用,悄悄把它们积攒下来。在自己的淘宝账户里,他接受了同学的推荐,秘密参加了昂贵的“名师保分”托福考试培训,而这种“培训”的内容只有一项——帮助他在托福考试中作弊。

从现在开始算起再过一两个月,在美国各大国际航空中转站,就会出现一拨拨三五成群的中国学生的身影,赵晨宇也将跻身其中。这些在网上结成“飞友”的新留学生们背着书包,手里拿着iPad,疲惫而又茫然地游荡在机场的转机区,然后将各自分散到遍布美国大城小镇的大学校园中。

赵晨宇的父母为他在高中最后两年学业的进步而感到欣喜,他们并不知道,儿子托福超过100分的成绩,是花费了不菲的金钱代价得来的。在他即将加入每年几十万中国赴美留学大军的时候,没有人能够确认其中还有多少个赵晨宇。

为了揭开赵晨宇获得“高分”的秘密,也为了将来让赵晨宇式的中国留学生少一些,《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按照他曾经采用过的方式,体验了一家淘宝店的“托福保分”服务,并在考场上亲身经历了这个“互联网+”式的作弊体系。

 

敲门暗语:“保分”

这是一个隐秘的网络世界,它的敲门暗语是——“保分”。

39岁的桂淳有十几年的留学培训从业经验,曾经做过新东方广州分校校长。他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介绍,凡是打出“保分”旗号的培训机构,都难逃作弊的嫌疑。记者在淘宝网上输入关键词“托福保分”,果然搜出了很多网店。

这些网店里的评论看起来都十分隐晦:

“无敌了,这家是我用过的保分中最牛的一家,之前买的其他家完全不行。”

“ 今天出分了,正所谓货比三家后才知道哪家最可靠,之前也找过几家,最后终于在这家把SAT和托福都搞定了!万分感谢!” 

“朋友推荐的,这家绝对的给力、靠谱!听力阅读30+29,口语机经全部命中,小作文也命中。考位也是老板办理的,别家一个星期都报不上,这里一个下午就搞定了!”

而正常的网络培训学校的买家留言一般是这样的:

“顾老师的课讲得很不错,就是这种授课方式还是不大习惯。”

“老师很耐心,很负责,还给出了具体的课下学习计划。”

“排课很及时,负责任。听力的刘老师,口语的李老师,写作的阮老师,阅读的沈老师,都很给力。”

相比之下,“保分”网店显示的成交量都在几十到数百个,而普通网校的成交量大多只有个位数。

在淘宝上,记者随机选择了一家“托福保分”店铺,点击“旺旺”咨询,对方通过机器人自动回复了一个QQ号,表示加了QQ才能详谈。-按照卖家的要求转移到QQ上,记者咨询店家具体怎么“保分”,对方回答说,“我们提供的是托福独家超速考中答案”,具体有3000元、8000元、10000元与13000元四种价位的服务。当记者想进一步询问详情时,对方表示,“你先把托福考试报名确认信与支付宝的截图发来,以确认是考生本人,我们才能接着聊。”

由于托福报名人数众多,报名网站时时处于被刷爆的状态,所以对一般人而言,通过托福官网报名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为了让这桩买卖继续下去,记者只好在淘宝上找到另一家专门代理托福考试报名的店家,果然,在支付了399元的服务费后,店家很快就帮《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报上了名。

在满足了“托福保分店”的要求后,记者立即收到了对方发来的一个名为“托福百分百保分计划”的文档。结合这份“产品说明书”及卖家的解释,“保分”的实施方法豁然开朗:10000元以上的两档服务均使用隐形耳机作弊,这种耳机只有绿豆大小,戴在耳朵里时外观根本看不出来,而且可防金属探测仪及防屏蔽信号。考试时,考生戴着这种隐形耳机一边听答案,一边答卷,监考官与摄像头都看不出来。店家声称,答案来自他们安排在海外“关系考场”的高分考手。

使用耳机作弊听上去很高科技,其实在国内各类考试中的使用已较为普遍。据海南省海口市人民医院耳鼻喉科医生符征回忆,他曾在数年前为两名患者取过掉进耳道深处的隐形耳机。取出来的耳机由金属制成,体积非常小。当时,他对此感到十分好奇。病人告诉他,这是为了在医生资格考试中作弊用的。

另外两款较便宜的“产品”,则是使用微型手机通过短信来传输答案。这种防金属探测、防屏蔽的手机只有打火机大小。不过,这家淘宝店推荐说,他们的客户大部分都选择价格更高的耳机,因为它的安全性更好。

记者又在淘宝上找到另外一家“保分店”。这家店同样避开“旺旺”,而让记者加QQ号再详谈。在QQ上,卖家表示,他们通过手机短信提供“考中答案”,保证阅读和听力两部分成绩能达到55分以上,价格是2500元。托福考试分听力、阅读、口试和写作四部分,每部分满分30分,整个考试满分120分。

“听说还能用耳机,感觉那样更安全啊!你们有这种服务吗?”在初步了解了“保分”服务的行情以后,记者试图通过这家店来验证上一个卖家的说法。而对方表示,“戴耳机就意味着要同时带手机、开蓝牙。据我所知,即使是全国最好的耳机,接受信号的距离也只有20米,超过20米就断线了。一句话,耳机没有手机好!”

对于这番推销的说辞,记者感到似懂非懂,但仍假装被对方说服,最终下了订单。

 

考场静悄悄

三天以后,记者等来了一个发自“深圳华强北”的快件。打开包装,看到纸盒里放着一块外表粗陋的白色塑料手表和两根表带。几乎让人不敢相信,这就是能够把赵晨宇送去美国留学的“秘密武器”。打开手表的后盖,装上手机卡,记者发现这只轻薄、简易的手表状手机功能十分齐全:彩色触摸屏,可拨打电话和收发短信,有蓝牙,可上网。

然而,问题来了:如何将这个有一个半麻将大小的山寨“iWatch”带进考场呢?在向卖家咨询的过程中,对方胸有成竹:“表盘里的金属含量很少,外面是塑料的,金属探测仪根本扫不出来。”“隐形手机拿到手后不要安装表带,进考场前直接把表盘藏在内裤里,再扎一根金属头的皮带。如果是女生,还可以把手机塞在胸衣里。万一金属探测仪响了,就找借口说是金属皮带扣或胸衣的原因。”  

“其他店家的手机都有90年代的小灵通那么大,我们这个只有麻将大小,在考试时盖在掌心里偷看短信,是不会被人看见的。”为了让记者放心,对方还表示,“考生按照我的建议去做,都是安全考完,顺利出分的。”

记者依然有些不放心地追问,“如果像机场安检那样,考官要求解下皮带或搜身怎么办?”卖家回答说:“放心,就算摘下皮带,老师也不会脱你的裤子,我们就是要抓这个漏洞。以前是把手机藏鞋子里,所以后来进考场都要扫鞋底了,现在唯独内衣、内裤是最安全的。”

终于等到5月24日托福考试那一天。

这是一个闷热的周末。北京外国语大学校园里到处都是出国培训的广告,考场所在的国际商学院302室是一个能够容纳至多30名学生的带隔板的计算机房。除了走廊墙壁上张贴着几张有关考场纪律的告示,这里的环境和任何一所学校的教学楼内部没有太多区别。

为了掩饰塞在胸衣里的手机,记者穿了一件质地较厚的连衣裙,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来到考场。实际上,正是由于作弊成风,近年来国内托福考场已经大大提高了监管标准:进场时,考生不许携带任何随身物品,连考试时需要用到的纸和笔都由考官统一发放,考试中场休息与结束时要收回。考场还配备了手持式金属探测仪。淘宝卖家似乎对各地考场的情况了如指掌,他向记者介绍,“北京有极个别考场已经开始像高考一样,屏蔽手机信号了。”

这场考试一共由三名考官负责监考。考生要先在隔壁备考区登记、拍照。照片会实时录入进托福机考系统中,最终显示在成绩单上。考位并非像国内高考那样事先固定,而是由考官现场随机安排。进考场时,一名穿着七分裤、T恤衫的年轻女监考员手持金属探测仪,对记者全身上下仔细扫描了一番,正如淘宝卖家所说,这样的检查并没有并没有探出任何异常,记者顺利地身藏隐形手机进入考场。不知道此时,全国有多少考生、在不同的考场里,和记者一样身藏各种作弊工具参加这场托福考试。

考试从上午9点正式开始。虽然考试进行期间有机会偷看手机,但为了确保安全,记者并未轻举妄动。中场休息时,记者到洗手间拿出手机,看到从9点07分开始,手机显示屏陆续收到了13条内容为考试答案的短信。回到考场时,记者再次接受了金属探测仪的检查,依然安全过关。

记者在沉闷中消磨了一场四个小时的托福考试时间,只是为了亲身体验考试作弊的各个环节,最终并没有在电脑上提交考试答卷。

虽然在考场接收到考试答案,但是,是谁、从何处发出的这些信息?他们是如何得以在考试时传播答案的?对此,店家的服务人员解释说:“答案是我们派考手去考完阅读、听力发出来的,考手都是专业的,都是110分+以上成绩的。”和传说中的利用时差在国外考场传送答案不同,店家给记者的解释是,考手就在国内的“关系考场”——“也就是说,考手在考的同时,你们也在考。”

这个隐藏在互联网幕后的作弊网络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学生参与作弊,又让多少望子成龙的家长蒙在鼓里。事实上,它仍然显得如此面目不清。

 

代考:“人肉作弊法”

在进考场前,一名身穿牛仔布上衣、戴眼镜的青年男子曾经借用记者手中的身份证塑料封套,记者从他奇怪的举动中意识到他可能是一名枪手,想用封套遮挡假身份证。进入考场后,却发现此男就坐在与记者相邻的考位上。和其他考生相比,他在整场考试过程中,表现得轻松、自如。

考试接近尾声,眼镜男率先交卷。记者见此情景,也紧随其后交卷追了出去。眼镜男看到记者,便问:“你能考多少分?”

“你已经考了很多次了吧?”记者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

“我每个月都考啊!”眼镜男神秘一笑。

“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英语老师。”

“你是枪手吧?”记者单刀直入。

“我就知道你也是同行!”说完,眼镜男似乎找到了“同志”,会心地大笑起来,并试图与记者进一步交流“业务”。记者这才确定,原来枪手真的就在身边。

考完试后,记者上线与淘宝店家讨论“战果”,从对方口中得知,这家店每场考试平均有10个“顾客”,包括手机作弊和代考两种作弊方式。今年全国共有42场托福考试,如此推算,光是这一家公司就有400多人次的作弊。

听到代考的说法,记者立即假称自己听力、写作没考好,希望重考时找代考。对方发现还有生意可做,便发送了几张文档截图,来说明代考的操作流程。

价格比较便宜也较普遍的方式,是“关系考点常规代考”。由作弊机构直接代报到指定合作的“关系考场”,然后安排一个和考生长得比较像的枪手代考。进考场拍照时,用的是黑白低像素的摄像头,拍出来非常模糊,看不清五官,因此可蒙混过关。这一方法代考托福的价格在15000元左右,代考GRE是3万元左右。按规定,所有价格皆不含报名费、枪手路费与食宿费。

卖家解释说,为降低风险,他们会根据考生身份证上的照片寻找与其面部轮廓相似的考手,再将考手照片与考生照片合成,生成考手的假身份证照片。卖家还展示了一组4张照片的范例:两端分别为考生与枪手,中间两张是合成程度不同的两张照片。记者发现,合成照片与两人都非常相似,的确很难区分。

人肉作弊法的第二种途径是“关系考点本人拍照局域代考”:将考生安排在内部“关系考场”,需要考生本人去考场拍照,并进考场考试。由作弊机构安排一名枪手在同一考场的局域网帮助控制电脑,操作考试。这样的成绩单上是考生本人的真实头像,但缺点是口语考试部分需考生自己完成。

卖家强调,由于考场上需要全是自己人,安排费用比较高,总体价格在5万元左右。

最后,最安全也最贵的代考方法,是“关系考点本人拍照换人代考”,考生需要本人去考场拍照,拍完照后离场,由监考老师直接安排一名枪手进场坐在考生的座位上考试。由于这种方式的考场“安顿费”更高,此款服务的报价高达8万块钱。

 

监管:无人应答

在参加此次托福考试前两天,记者致电管辖考场所在地区的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希望就暗访托福考场可能引起的“作弊”纠纷在该局事前备案。在记者说明情况后,工作人员分别在海淀分局、考场辖区所属的万寿寺派出所、海淀分局高校治安处、海淀分局外宣处等几个部门之间互相推诿,最终没有任何一个部门愿意接洽此事。

据了解,目前,按中国法律规定,高考、研究生考试、英语四六级考试等国内考试的题目都属于国家秘密,如有作弊,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但对于留学考试的作弊事件,相关部门的态度一直较为模糊。国内偶有立案,也仅以“伪造居民身份证罪”惩处。

美国厚仁教育机构创始人陈航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表示:“考场作弊不违法,但是在美国伪造身份证件,冒用他人身份违法,所以在中国考托福作弊,原则上不触犯美国法律,托福考试作弊在中国好像也从来没有被法办的。”

桂淳解释说,托福与GRE考试在中国国内设有考点,并由ETS委托中国教育部下属的教育考试中心来实施,考试的组织经费有限,力量薄弱。指望托福、GRE考试的监管力度能达到高考那样的水平,恐怕很难。

“中国高考堪称最严格的考试,考场手机信号全屏蔽,女生连带金属扣的内衣都不让穿。今年河南洛阳的高考考场,甚至出动了无人机监考,你能想象托福考场达到这样的水平吗?”而SAT原本就是针对美国国内的大学入学考试,在中国连考场都没有,ETS更没有动机去针对中国学生做什么改进。

作为托福、GRE考试主办方,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TS)一般只采用“事后追究”的方式处理被举报的具体作弊案例。据桂淳透露,国内曾有几百名培训机构老师写信给ETS,恳请他们采取积极措施,主动防范考场作弊现象的发生,但都石沉大海,杳无回音。

就在此次暗访托福考试作弊过程之前,《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致信ETS,告知对方:记者将在5月24日使用购买来的作弊设备尝试进入设在北京的托福考场。对此,ETS新闻发言人汤姆·尤因(Tom Ewing)在回复中提醒记者,“对任何程度的披露托福考试作弊细节保持慎重”。除此之外,该机构并未表现出对托福作弊产业链进行调查的任何意图。

桂淳表示,希望国家能够建立专门的法律、法规,打击留学考试作弊产业。“不然的话,这样下去,所有的培训机构为了生存都要被迫参与作弊,最终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

最近,18岁的赵晨宇一直忙着在网上寻找“飞友”。处于兴奋当中的他,没有时间去设想未来的留学之路将会面临怎样的困难,他也暂时忘记了自己花钱买来的托福高分无法保证他在美国的大学里顺利完成学业。

广东工业大学IBP项目部

     2017/5/9